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寒门小福妻 > 第24章 管不了啊
    第24章 管不了啊

    “天佑哥哥……你、你别笑了……我、我、我害怕……”林绣娘吓得手脚并用的连连爬着后退。

    李天佑根本就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他双耳轰鸣,只想大笑。

    笑到心脏撕裂,肝肠寸断,可依旧是笑不出眼泪,只有那干巴巴的狂笑被撕裂在风中,粉身碎骨。

    猛地,李天佑脸颊一痛,恍惚中,听到了嘈杂的人声。

    “李大壮,你打天佑干什么?”

    “小孩子,你下这么狠的手做什么?”

    李天佑茫然的抬头,周围一张一张模糊的人脸在火把下晃来晃去,一张张脸扭曲成各种稀奇古怪的模样,无数的刺耳噪音如同钢针一般的往他脑子里扎。

    “诶诶诶……天佑!”

    陆王氏惊呼一声,猛地跨步上前,刚刚好接住了软软倒下的李天佑。

    “赶快,赶快送家里去。”王兴业招呼着村民,过来搭把手。

    旁边有男人立刻上前,将李天佑给背了起来,闷头快步往村里走。

    到了李家门口,背着李天佑的村民刚要进去,却被陆王氏给叫停了:“别进去,送我家去。”

    “婶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大壮一听,赶忙挤过来问道。

    “什么意思?”陆王氏转过头来,叉腰质问着李大壮,“你自己不知道什么意思?”

    “婶子,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得好好的跟你说道说道……”

    “说道什么说道?”王兴业听不下去了,“孩子还晕着,你这个当爹的还有这个心情说道说道?你说道个屁!”

    “村正,你这么说可就太偏心了,我这是……”

    “你是什么是?孩子丢了这么多天你都没反应,好不容易见到,上去就一耳光,你想干什么?”王兴业愤怒的截断李大壮的话,指挥着背着李天佑的村民,“走,去老嫂子家。”

    村正都发话了,其他人谁敢说什么?

    听到动静的李田氏走了出来,见到眼前的阵仗,也有点儿害怕,小心翼翼的尾随着人群走了过去,悄悄的观察情况。

    “张氏,赶快端粥过来。刘氏,拿温水过来给天佑喝。”陆王氏进屋之后一通的忙活。

    张氏手脚麻利的去厨房盛粥,刘氏则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在旁边倒水,同时那一双眼睛还不停的往锅里瞟着。

    “诶,我说弟妹啊,你盛的也太稠了吧?”陆刘氏一看陆张氏不停的捞干的往碗里盛,她可是心疼得直抽抽。

    都盛出去了,他们晚上吃什么?

    光喝汤啊?

    “二嫂,天佑这孩子一看就是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多盛点儿,让他垫垫肚子。”陆张氏解释了一句,端着大碗就出去了。

    “那粮食可是我男人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她用着倒是不心疼。”陆刘氏嘴里嘟哝了一句之后,端着水也跟着走了出去。

    到了屋里,正好听到王兴业低声说道:“我看孩子没啥大事,就是这几天饿的。”

    “人没事就行。”陆王氏听完,放心的长舒了一口气。

    “娘,水来了。”陆刘氏赶忙的端着水上前。

    陆王氏瞪了她一眼,不过,当着外人的面,她也就没说什么。

    倒个水倒是比张氏盛粥还慢。

    这个刘氏干什么行?

    幸好,她事先就知道刘氏是个什么德行,让张氏去盛粥了,不然的话,刘氏真敢给她端上来一碗稀汤寡水的。

    陆王氏柔声的将李天佑给唤醒,看着满眼迷茫的李天佑,她的心可都揪疼了。

    李大壮这个混账啊,也配当爹?

    “天佑啊,先喝口水。”陆王氏扶着李天佑起来,陆云溪特别有眼力见的拿过炕上的被子塞到了他身后,让他靠着。

    李天佑愣愣的在发呆,陆王氏心疼的将水送到他嘴边,喂给他喝。

    可是,李天佑根本就不张嘴,任由那粗糙的杯壁碰着他干裂的嘴唇。

    “唉,我的傻孩子哦。跟谁赌气也不能糟蹋自己的身子呀。”陆王氏坐过去,将李天佑小小的身子给揽进怀里,拿过勺子来喂给他喝。

    好在李天佑多日未曾进水,嗓子早就干渴得难受,温热的水送入了口中,身体的本能让他吞咽了下去。

    陆王氏看着李天佑这可怜的模样,真恨不得跳起来抽死李大壮。

    看看把孩子弄成什么样儿了?

    “张氏,你喂天佑喝粥。”陆王氏给李天佑喂完了水,这才让陆张氏接手后面的事情。

    “村正,咱们去堂屋说话吧。”陆王氏说完,走了出去。

    王兴业点头,随后跟上。

    反倒是李大壮这个亲爹,压根就没人搭理他,弄得他是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好在李大壮这人脸皮够厚,自己不用人招呼,也就跟了过去。

    李大壮一脚刚踏进堂屋,王兴业就骂了起来:“李大壮,你还是不是人啊?自己儿子几天不见了,你连个反应都没有。你都不带着急的?”

    李大壮被王兴业骂了,他只能是弯着腰陪着笑脸。

    一直缩在人群后面不想引起别人注意的李田氏可不干了,直接的挤了过去,高声嚷嚷开了:“村正,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我男人是想管他了,问题是,他可得让人管啊。”

    “自己经常没事往山里跑,我们倒是想问了,问了他可得说啊。”

    李田氏还一肚子的委屈呢。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上次从山里回来,那个小混蛋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家里的活儿活儿不做,问他话吧,屁都不放一个。

    这让他们怎么管?

    “李大壮,我问你话呢!”王兴业才不会跟李田氏一个妇人打嘴仗,他直接质问李大壮,要个说法。

    “村正,这孩子大了,有自己的小心思了,跟我不亲了。”李大壮愁眉苦脸的,就跟他才是在山里饿了几天的受害者似的。

    他的做派让陆王氏忍不住啐了他一口:“呸,是天佑跟你不亲,还是你把那孩子当牲口使?”

    “婶子,你这话说的可……”

    “哎呦呦……什么叫把孩子当牲口使?说的就跟你家孙子不下地不干活儿似的。”李田氏打断李大壮的话,直接跟陆王氏对上了。

    “怎的?你们家孙子可以干活儿,我们家的孩子就要供起来啊?”

    “我说陆家婶子,你这找茬儿找的也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