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寒门小福妻 > 第168章 终于上钩了
    第168章 终于上钩了

    林绣娘赶忙的摇头:“娘当然不是了。”

    其实,真相如何,林绣娘心里自己明白,只是,她不能说出来,说出来的话,倒霉的还是她。

    “娘,陆云溪太坏了。她就是故意的,故意在外面胡说八道,让人觉得咱们家不好。”林绣娘自然是将责任全都推到了陆云溪的身上。

    反正只要自己不倒霉就行了。

    再说了,这也是陆云溪胡说八道,才让她挨打的,都是陆云溪的错!

    “陆王氏那个老虔婆能教出什么好玩意儿来。”林李氏气呼呼的叉腰骂着,“一窝子破烂货!”

    “娘,明天我就要赶回去了。”林绣娘趁机说道。

    “啥?才回来一天?”林李氏惊呼一声。

    “是啊,府里离不开人,我要是不回去的话,就算是有表哥在,也不好交代。”林绣娘赶忙说道。

    “行吧。”林李氏权衡了一下,还是让林绣娘给家里多赚钱比较重要。

    更何况,林绣娘回来,她为的是借着林绣娘好让她好好的出口恶气,谁想到,最后那口气没出去,反倒又被气了几回。

    真是怎么想怎么不划算。

    “你回去之后,好好的干活,多赚钱。等你弟弟把书读出来,中了状元,以后啊,你面子上也是有光的。”林李氏这张饼可是画的太虚了,也就她自己这么笃定她的儿子一定可以中状元。

    林绣娘别说是现在机灵了不少,就算是以前,也不会逆着林李氏说的。

    她赶忙点头,附和着:“娘说的是,我明天回去之后,一定好好干活。多赚银子,让弟弟读书。”

    说是这么说的,至于以后是不是要这么做,那就是她自己说了算了。

    她在那主人家可是看到了不少的东西,有了自己的小心思。

    林李氏这边怎么样,陆云溪可是不管的,反正就是她下午跟着齐博康学完了之后,陆明磊跟李天佑都被她奶奶给叫走了。

    独独被留下的陆云溪眨巴了两下眼睛,转头疑惑的问着:“齐爷爷,奶奶为什么叫哥哥不叫我呢?”

    齐博康看着那咬着小嘴唇委委屈屈的陆云溪,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是你奶奶跟他们有事情要说,是关于男孩子的,溪溪是女孩子,就没有必要听了。”

    “哦……”陆云溪嘟了嘟嘴,那嘴噘的都可以挂上一斤猪肉了,把齐博康逗得是哈哈大笑,赶忙的哄着,“溪溪奶奶跟溪溪说话的时候,你哥哥不也是经常不在嘛。”

    “是不是,溪溪?你这么想还生气吗?”齐博康笑问着。

    “我、我才没有生气呢。”陆云溪抿着小嘴,大眼睛滴流直转的分辩着,只是那微红的脸颊,可是出卖了她的心事,不好意思喽。

    齐博康好笑的揉了揉陆云溪的小脑袋,这个小丫头啊,真是可爱得不行。

    “溪溪。”陆明磊突然的跑了进来,围着陆云溪转圈圈,“我可以跟袁叔去学了。”

    “诶?”陆云溪的脑袋跟着陆明磊转悠,刚转了两圈,她的小身子一晃,往旁边就歪,吓得齐博康赶忙伸手要去扶,却有一个人比他更快一步,一把将陆云溪给稳稳的接住。

    “溪溪。”李天佑接好了陆云溪之后,转头,气恼的瞪着陆明磊,“别转了。”

    “哦。”见到自己妹妹差点摔到,陆明磊也是吓了一跳,赶忙的站好,“溪溪,你没事吧?”

    “哥,你转的我晕。”陆云溪郁闷的窝在李天佑的怀里不看陆明磊,真的是丢死人了啊。

    她就是跟着陆明磊转了几下,这小孩子的身子就受不了了,差点摔到,真是太没面子了。

    陆云溪话才说完,就感觉到额头被人不轻不重的按着,她惊讶的抬头,看着李天佑一本正经给她按头的模样,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天佑哥哥,我没事了。就是刚才晕了一下下。”

    陆云溪赶忙的从李天佑的怀里起来,生怕吓到这孩子。

    天佑可真的是太认真了。

    李天佑仔细的看着陆云溪,确定她没事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齐博康在一旁看着这三小只相亲相爱的模样,捋着胡子欣慰的笑了起来。

    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对天佑来说,是好事。

    “明磊,你跟袁叔学什么?”齐博康问道。

    想不到袁玉山这么快就找到了另外一个办法,从明磊入手,倒是不错。

    明磊这孩子年纪刚刚好,跟天佑也能做个伴。

    “劈柴!”陆明来干脆说出来的两个字,直接让齐博康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啥玩意儿?

    劈柴?

    袁玉山这借口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要命,劈柴还不如上次那个打猎的理由听着好听呢。

    “齐爷爷?”陆云溪担忧的看向了咳嗽的齐博康。

    齐博康面对着三双满是担忧的天真眼睛,赶忙的摆摆手,喝了一口水说道:“没事,我就是太惊讶了。这劈柴还需要学吗?”

    最后那句话,齐博康已经是很努力的控制了,陆明磊自然是没有听出来什么,但是陆云溪跟李天佑可是听出来,齐博康听到那个借口时,心里有多崩溃。

    “当然要学了啊,齐爷爷。”陆明磊伸手比划着,做出劈柴的动作,“袁叔可厉害了,咔嚓一斧子下去,那木头就嘭的变成两半儿了。”

    齐博康唇角抽搐了两下,袁玉山要是一斧头下去,木头不变成两半儿,袁玉山就可以一头去撞死了。

    “所有劈完的柴火都是整整齐齐的,可厉害了。”陆明磊向往的说道,“我也想劈出来这么好的柴火,让奶奶跟娘烧火的时候,省劲儿。”

    “好吧,多学点儿东西,没坏处。”齐博康看着一脸崇拜模样的陆明磊一阵的无语,袁玉山竟然因为劈柴被人给崇拜了,他真不知道,袁家老爷子知道了之后会是个什么表情。

    “天佑呢?”齐博康笑问道,“你要去学吗?”

    “嗯。”李天佑点头,“奶奶说让我陪着明磊一起去。”

    “好啊,正好可以去做个伴。”齐博康暗中松了一口气,袁玉山真是太不容易了,终于把李天佑给钓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