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寒门小福妻 > 第750章 做不成
    第750章  做不成

    陆王氏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溪溪跟田知府的关系很好。”

    “我怕他们锋芒太露,被人给惦记上。”陆学理现在担心的是这个。

    “溪溪他们已经藏不住了。”陆王氏长叹一声,并没有多担心的笑着,“你的买卖做到这么大,难道你觉得还瞒得住吗?”

    陆学理沉默。

    确实,现在肥皂香皂的买卖已经铺开了,不说所有的镇上吧,但是州府全都有了他们的铺子。

    他们现在大把的赚钱,他看到那些流水从最开始的震惊狂喜,担忧到现在的习以为常……说实话,他见到这么多银子,他真的是有时晚上躺在炕上的时候,心里都有些不太踏实。

    “你担心什么?”陆王氏笑了,笑容中有那种经过岁月沉淀的睿智,“齐老先生跟玉山还什么都没有说。他们没有阻拦,自然是没事的。”

    “你啊,就放心大胆的做吧。”

    陆学理一听,凑了过去,仰着脸,嬉皮笑脸的说道:“娘,要不说您是我娘啊,就是聪明。这脑子,我们都比不了。”

    “也就你这个脑子比不了。”陆王氏一巴掌拍了过来,盖在了陆学理的脸上。

    当然了,她也没有用力,只是,陆学理还委屈的“大喊大叫”:“娘,您又打我。”

    “这说的也太不公平了。我是比不上溪溪跟天佑,但是,学诚的脑子总没有我好使吧?”提到自己的二弟,陆学理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学诚的脑子是不如你灵活,但是,学诚不笨。他只是没有你那么多心眼,不如你滑头。”陆王氏白了自己这个爱作怪的大儿子一眼,“你去看看学诚,他种的那个土豆,种得多好?”

    “这脑子要是笨的,怎么可能种得这么好?”

    “我看你就是脑子太灵活了,想的事情太多。”陆王氏点了点他的头说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娘,今天是天佑做饭……”陆学理吞了吞口水,可怜巴巴的说道。

    陆王氏一笑,就在陆学理满是期待的目光中,扔给他一个字:“滚!”

    天佑这么小的孩子,天天忙些学习,还有其他的事情,偶尔做饭,那也是给溪溪吃的,他们只是跟着沾光。

    学理这么大的人了,还想蹭饭,做梦呢?

    陆学理蔫头耷脑的走了出去。

    唉……果然,他娘有了隔辈人,就不喜欢他了。

    还好,他有媳妇儿,回家找媳妇儿去。

    回到了家里,陆学理才发现,别说他媳妇儿了,就连孩子都不在家。

    “人呢?”陆学理惊问道。

    “大爷,大夫人去娘家了,说是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了,您自己吃口吧。”陆学理家中的小厮禀报道。

    陆学理悲从心中来,他们全都抛弃他了啊!

    陆学理怎么“悲伤”,陆云溪可是不知道,她正在灶台边上,捧着小碗,吃着李天佑给她开的小灶。

    当然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大家会一起吃的。

    天佑给她盛在碗里的这些……嗯,她先帮大家伙尝尝咸淡。

    “溪溪,这回的事情,肯定是要出幺蛾子。”李天佑一边做菜一边说道。

    “我就等着他们呢。”陆云溪笑眯眯的说道,“他们要是不闹事的话,咱们的土豆怎么卖出去?”

    李天佑停下了动作,转头赞许的看了陆云溪一样:“他们一定想不到,溪溪早就想到了对付他们的办法。”

    “那是,谁怕谁啊?”陆云溪说完,问道,“天佑哥哥,你找的人明天就可以跟着过去了吗?”

    “没问题。”李天佑点头保证道,“全都是按着你的要求找的,而且这个人绝对适合。”

    “天佑哥哥真厉害。”陆云溪对着李天佑挑起了大拇指。

    “我回头给你做点儿肉干,跟果干。你在府城的时候可以吃。不要去吃那种小摊子的吃食,听到没有?想吃什么,让食肆里的厨子给你做。”李天佑不放心的叮嘱着。

    “我知道了天佑哥哥。”陆云溪笑眯眯的点头,被人这么管东管西,总是被叮嘱的感觉,蛮好的。

    这说明啊,天佑真的是特别特别的关心她。

    陆云溪这边已经都做好了准备,另外一边彭元洲都要气疯了。

    只不过,这次他有了理智,并没有鲁莽行事。

    他快速的去找了小五,请小五指点他到底该怎么办。

    小五手指轻点着桌面,半晌之后,这才笑了起来,说道:“田春生倒是有意思,他想拉拢民心。”

    “大人,这件事情真的让他做成了,可是对咱们不利啊。”彭元洲赶忙说道,“他跟陆云溪的关系,必然会护着旺安山的。”

    “放心,他做不成。”小五嗤笑道,“你以为让那些乞丐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把他们的狗窝给收拾好了,他们就不是乞丐了?”

    “你以为赚钱的活儿就这么好找?”小五冷笑道,“你难道不会用你的脑子想一想,每天有多少人想要找活儿做却找不到。那些乞丐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就找到活儿?”

    彭元洲听完,愣了愣,随后笑了起来:“大人说的是,是卑职糊涂了。”

    “卑职是被田春生一下子给弄懵了,这才慌里慌张的来找大人。”有了小五的话,彭元洲的心可算是放回肚子里了。

    “以后做事别这么毛躁。”小五不耐烦的说道,“去吧。”

    “是、是……”彭元洲连声说着,行礼之后离开了。

    反正有了小五的话,他心里是有底了。

    他真是傻了。

    那些乞丐找不到活儿的话,还不就是要去继续乞讨?

    只要一乞讨的话,他们又会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到时候,乞丐还是乞丐。

    田春生给他们买新衣服弄的这些,全都白费。

    也就是说,田春生拨出来的银子,全都跟扔进了水里一样。

    光是这个,他就可以参田春生一本。

    不过彭元洲还是谨慎的,特意的找衙门里的人打听了一下,得到了一个消息:“你确定明天开始,衙门不会给那些乞丐提供食物了?”

    “是的,彭大人。”衙役肯定的说道,“今天的银子都花光了,知府大人也没有再给我们钱,明天肯定不会去买吃的给那些乞丐了。”

    “好,我知道了。”彭元洲将衙役给打发走了,他笑得浑身发颤。

    他真的是太急躁了,那位大人说的没错,只要是等一等,田春生做的事情,就是他的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