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寒门小福妻 > 第751章 这事儿没完
    第751章  这事儿没完

    次日,彭元洲一早起来就去衙门忙活。

    早点儿把活儿干完了,他就可以早点儿出去溜达溜达。

    其他的东西都可以忍着,但是,唯有肚子饿是忍不了的。

    他倒要看看,当那些个穿得干干净净的乞丐,上街乞讨的时候,然后发现讨不到一文钱一口剩饭。

    到了那个时候,那些乞丐还有几个会穿着田春生给他们的干净衣服。

    用不了几天,府城里的乞丐又全都变回以前的模样,看田春生怎么办。

    彭元洲的打算是挺好的,但是,衙门里的事情还特别的多,等到他忙完了,已经是黄昏时分。

    他看了看天色,对着自己的小厮说道:“本官在街上走一走,你们都先回去。”

    “是。”小厮跟轿夫听命的离开之后,彭元洲这才溜溜达达的走到了街上去。

    这个时辰好啊,正是家家户户回家要做饭的时候,正是食肆酒馆最热闹的时候,也正好是那些乞丐闻着饭菜香饿的不行,要去讨饭的时候。

    他倒要看看,那些穿得干干净净的乞丐,在一白天都没有要到东西的情况下,是不是已经换回了他们讨饭的“战袍”。

    彭元洲想了想,往府城里那些以前他不愿意踏足的地方走去。

    那边才是乞丐聚集的地方。

    彭元洲自信满满的走了过去,但是,随着几条街逛下来,他的自信被一点一点的消耗干净,最后,让他彻底的慌了神。

    没有!

    怎么会没有乞丐?

    彭元洲觉得不可能,田春生已经不给那些乞丐发吃的了,他们怎么可能会不出来要饭?

    再说了,这几天有几个找到活儿的?

    有几个能找到算正常的,总不可能全都找到活儿。

    想要那样全都找到活儿的话……田春生只能是强买强卖了。

    当初,田春生可是口口声声的当着徐知府的面说过,招工的名额不能捏在衙门手里。

    现在田春生这是在做什么?

    出尔反尔?

    要是那样的话,他可就更有话说了。

    彭元洲想到了这点,他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去了乞丐的狗窝一趟。

    在路上碰不到乞丐,他难道就不会去那边找乞丐吗?

    作为通判,他关心一下文庆府里的百姓,也是合情合理的。

    彭元洲去了乞丐窝,那边竟然没有见到一个乞丐,这下子,他真的是惊了。

    人呢?

    总不能就这么凭空消失吧?

    好在,街上来往的路人不少,就算是不想从乞丐窝跟前路过,前面一条小巷子里可是有人的。

    彭元洲到了那边去询问,答案让他更加的吃惊。

    他听完之后,想都没想的拔腿就走,走得还十分的快,近乎小跑的速度了。

    他要去确定一下,看看陆云溪又在玩什么花样。

    没错,又是陆云溪!

    那帮乞丐竟然去了青松书院。

    这简直就是胡闹,青松书院本来是读书的地方,被陆云溪给改成了食肆不说,现在竟然又让乞丐过去那边。

    她到底是想干什么?

    陆云溪根本就是个祸头!

    彭元洲急匆匆的赶到了青松书院之后,这才发现,在正门的旁边,开了一个小窗口,门口排起了队。

    那些排队的人……彭元洲扫一眼就知道,分明都是乞丐。

    这是在干什么?

    彭元洲并没有过去,已经看清楚了。

    青松书院正在给这些乞丐发吃的。

    他不清楚是什么吃食,而是看到从那个小窗口的地方,一个乞丐双手捧着一个油纸,里面似乎包着东西。

    彭元洲想了想,迈步走了过去。

    这么长时间,他只是听说青松书院的买卖红火,却没有时间过来亲自看看。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他去调查一下,顺便也尝尝里面的吃的有什么奇特的,竟然让这么多人追捧。

    “通判大人,你来我们青松书院了啊?真是稀客!”

    彭元洲还没有进去,就听到陆云溪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

    彭元洲脸一黑,他怎么就碰上陆云溪这个臭丫头了?

    刚才那些人在排队,正好的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没看到她。

    要是知道陆云溪在的话,彭元洲真的会换个时间过来。

    他好奇青松书院卖的什么土豆,但是也不想让陆云溪知道他来吃。

    “来来,快请你。伙计,赶快招呼着,这位可是咱们文庆府的通判大人!”陆云溪故意高声的叫了起来,让里面吃饭的食客听清楚。

    在府城里,谁不知道她跟彭元洲的关系势同水火。

    如今彭元洲竟然跑到她这边来吃东西了,这说明什么问题?

    只能说明他们青松书院的饭菜太好吃了,就连彭元洲都要放下跟她的矛盾,巴巴的跑来吃东西。

    陆云溪的意思,彭元洲怎么可能想不明白?

    他的脸都气黑了。

    陆云溪把他当成活招牌了?

    “谁说我要过来吃东西的?我是过来看看这些乞丐的情况。”彭元洲目光一闪,找到了最好的借口。

    陆云溪疑惑的打量了彭元洲几眼之后,这才开口说道:“通判大人竟然这么关心百姓,真是……让我没想到。”

    彭元洲的脸色愈发的难看:“陆云溪,你觉得本官是不管百姓的狗官?”

    “我可什么都没说。”陆云溪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好奇的问道,“通判大人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呢?”

    “陆云溪,你少在这里逞口舌之快!你刚才的意思分明就是如此,你当本官听不出来?”彭元洲可不想轻易的将这件事情给绕过去。

    他不好好的教训教训陆云溪,她还真的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通判大人,你是怎么听出来这意思的?我分明就是说,通判大人关心百姓关心的胜过自己吃饭。我意外一下不行吗?我在感慨通判大人的高风亮节不可以吗?”

    “通判大人为什么会想到其他的地方去了?难道说,通判大人觉得自己平日里根本就不关心百姓,所以,我才会出言讥讽,所以,刚才你才会自己对号入座?”

    陆云溪似笑非笑的模样气得彭元洲是恨不得将她的那张嘴给撕烂了。

    “陆云溪,你少在这里狡辩。你刚才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还不用你在这里随意解释。”彭元洲根本就不听。

    “你以为你那样的胡乱说上两句就能遮掩过去?就能掩盖你羞辱朝廷命官的事情?”

    “你知道不知道,刚才的那两句话就可以把你抓起来,好好的审一审。”彭元洲冷着脸呵斥道。

    今天这个事儿是没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