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寒门小福妻 > 第1039章 稳妥
    第1039章  稳妥

    李灵双则是目光热切的盯着陆云溪。

    溪溪他们的想法真的是很多呀。

    李天成深深的看了陆云溪跟李天佑一眼说道:“主动权掌握在咱们手中,咱们的筹码又多了一个。”

    “没错。”陆云溪笑着说道,“这望远镜买的时候麻烦,需要登记的。但是,核对起来方便。”

    溍帝问道:“每个地方采买了几个望远镜全都记录在册,到时候,哪边的望远镜要是少了,就可以直接的找回来?”

    反正,不流落到有心人的手里就成了。

    “嗯。”李天佑点头。

    李天成微微皱眉,问道:“那样的话,范围会不会太广了?”

    “少了一个望远镜,要去整体调查,有点儿太繁琐了吧?”李天成试探的问道,“天佑,你们没想着在望远镜上做个什么记号吗?”

    “有的。”李天佑说道,“在中间的位置。”

    李天佑这么一说,李灵双赶忙的在自己手里的望远镜上查看:“有,在这里。”

    李灵双举着望远镜,递给了皇后娘娘,让她看。

    皇后娘娘看了一眼之后,交给了溍帝。

    溍帝看了看,上面的符号有点儿奇怪,但是,确实是标记。

    标记奇怪无所谓,只要天佑他们能看懂就行。

    “这样的话,也不是太保险。”溍帝摸了摸那个标记说道,“要是有心人想要打磨的话,也是能打磨下去的。”

    “嗯。”李天佑点头,“所以,每个望远镜的里面也都有标记。那个要是想清除,除非是毁了望远镜。”

    “若是望远镜出现在不该出现的人手里面,州府所在的旺安商行就会立刻清点当地所持有的望远镜。”

    “看看具体哪个地方的望远镜对不上数。”

    “当然了,还有一个预防的办法。半个月就给所有的望远镜保养一次,顺便来检查当地的望远镜数目对不对得上。”

    “不管是什么情况的造反,半个月的时间,应该是不够的。”

    溍帝看着说得轻描淡写的李天佑,忍不住连连点头。

    他可是对天佑的安排相当的满意。

    李天成在一旁沉默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弟,天佑考虑的真是太周到了。

    “父皇觉得儿臣这个方法还算稳妥吧?”李天佑问着溍帝。

    溍帝点头:“很稳妥。”

    这种事情能防范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很不错了。

    “如此的话,儿臣也就放心了。”李天佑微微的勾起唇角说道,“儿臣已经送了一批望远镜到边境,交给了跟戎北作战的将士。”

    “至于其他需要望远镜的地方,相应的数量已经运过去了。此时,就算是有人知道我们会运送望远镜过去,也晚了一步。他们就算是想半路打劫,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溍帝听完李天佑的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天佑,你真是准备的够仔细的。”

    李天佑只是唇角微微的弯了弯,露出了一个腼腆的浅笑来:“儿臣只是以防万一。”

    谁能保证望远镜的消息不被泄露呢?

    等到朝廷采买完,然后再运送过去,万一半路被某些有心人士给打劫,抢了望远镜怎么办?

    在望远镜还没有面世之前,就已经运送到需要的地方。

    到时候,只需要当地的将士去那边领取就可以了。

    除非那些打劫的人疯了,才会在将士手里去抢望远镜。

    那可就不是打劫这么简单的了,而是直接开战。

    相信,没有哪个打劫的有这样的实力,可以跟大溍的大军对上。

    李天佑跟陆云溪他们在这里用过了午膳之后,陆云溪要回自己帐篷午睡了。

    “天佑,你留下来,跟户部尚书一起说一说望远镜的事情。”溍帝说道。

    李天佑干脆的拒绝了:“该说的事情,儿臣已经跟父皇说过了,具体的银子跟数量,直接跟旺安商行去谈便是了。”

    “做买卖还是公事公办比较好。”

    溍帝无奈的摆手:“行了,那你回去吧。”

    天佑说不掺和还真的是不掺和朝中的事情。

    他也就不勉强天佑了。

    等到下午的时候,本来是要比试武艺的。

    那些人这才发现,溍帝跟太子殿下都没有过来,只有皇后娘娘跟公主到场了。

    仔细再看的话,就发现户部尚书也没在。

    不出意外,应该是在商谈望远镜的事情了。

    那些世家子弟并没有因为溍帝不在场就偷懒,依旧是卖力的比试着。

    陛下不在这里观看,皇后娘娘跟公主可是在的,意思一样,他们依旧有展示的机会。

    就在外面热热闹闹的比试的时候,户部尚书已经听完了溍帝说的话,他忍不住兴奋的说道:“齐王殿下考虑的真是周全,这样一来,省去了咱们运送的时间跟费用,还减少了出事的风险。”

    “只是……”户部尚书面露难色的看着溍帝,问道,“陛下,这望远镜到底怎么卖?”

    “朕没有打听。”溍帝笑着说道,“不过,是卖给朝廷专门使用的,价格应该不会贵。天佑他们一向厚道,估计也就是收个成本跟辛苦钱。”

    “是是是……”户部尚书苦着脸应着。

    就是成本钱辛苦钱,是不是也能再便宜一点儿?

    他一想到陆学理那个家伙,他的脑袋可是痛得不行。

    陆学理太会卖东西了,所有东西的价格,他在陆学理的手里,根本就压不下去什么价。

    这边望远镜的事情才发生,就有人悄悄的将消息传递回京城了。

    毕竟这次溍帝过来,朝中还是需要有人坐镇的。

    比如说定国公齐博康这样的重臣根本就没有离开京城。

    他们也很快的就收到了消息。

    定国公眉头紧皱,看着传递回来的消息,他的心情很是复杂。

    望远镜这个东西对大溍有多少好处,他是能看出来的。

    但是,为什么这样的好东西偏偏是旺安商行弄出来的?

    为什么要跟李天佑扯上关系?

    万一要是哪一天,李天佑将这个东西给了戎北呢?

    那岂不是成了大溍的心腹大患?

    定国公心里很是不舒服。

    同时也在为大溍的未来担心。

    京城那边怎么想的,狩猎的众人是不知道的,男儿们比试完了,可是到了姑娘家展示自己本事的时候了。

    当然了,姑娘家的比试可是秀气文雅多了,书画、女红等等这些东西。

    最多的就是弹奏个乐器。

    当众跳舞,那是万万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