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寒门小福妻 > 第1068章 懂事的溪溪
    第1068章  懂事的溪溪

    镇上村里发生的事情,没用几天的时间,全都被摆到了陆云溪的面前。

    陆云溪看着信上的内容,心里可是无比的舒适。

    嗯,果然,她姥姥一家没有让她失望。

    陆云溪看了看书信之后,酝酿了一下情绪,这才去了自己奶奶的院子。

    “奶奶,娘……哥,你也在呀?”陆云溪在陆王氏的屋子里面见到了陆明磊,颇有些意外。

    今天下课是不是有些早了?

    以往,她午睡起来的时候,他们还是在上课的,今天陆明磊怎么这么早就在奶奶这里了?

    “今天课堂上老师讲的一些东西,我不太能理解。”陆明磊轻叹一声,为难的说道。

    “什么呀?”陆云溪奇怪的问道。

    痴和尚讲东西不是挺深入浅出,容易理解的吗?

    “就是关于谋虑的一些问题。”陆明磊皱眉说道。

    什么以退为进,诱敌深入,请君入瓮,这些东西老师都讲了一遍,他对这些词什么的都能理解。

    但是对于那样的谋虑如何实施,完全理解不了,感觉是相当的复杂。

    让敌人顺着自己的计划,主动踩进陷阱里……这也太难了点儿吧?

    陆明磊看到陆云溪担忧的目光,笑着拍了拍胸脯说道:“没事的。老师说了这个一时不能理解很正常。我们还太小,以后慢慢体会,就能开窍了。而且,那些谋虑老师说,不是所有人都会运用的,很难的。”

    陆云溪点了点头,理解的说道:“没事的哥哥,人各有所长嘛。天赋不同,不用太逼迫自己全能的。”

    “嗯。”陆明磊微微一笑,自己的妹妹总是这么贴心。

    “就是。这人啊,各方面都不一样。你看你大伯就是擅长做买卖,你二伯就是擅长种庄稼。他们两个要是换了位置的话,谁都干不成事。”陆王氏笑着安慰起自己的孙子来,“谁都有自己擅长,有自己不擅长的。你呀,不用钻牛角尖。”

    “奶奶,我知道了。”陆明磊被自己奶奶跟妹妹一番安慰之后,果然,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

    他这才笑着问道:“溪溪怎么跑过来了?”

    陆云溪听到他的问话之后,转头,小嘴为难的抿着,眼睛偷偷的瞅着陆张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弄得陆张氏忍不住问道:“溪溪,怎么了?”

    “娘……”陆云溪低低的唤了一声,就跟那被抛弃的小奶猫似的,可怜巴巴的,听得让人忍不住心里发疼。

    陆王氏第一个忍不住了,问道:“溪溪,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奶奶。”陆云溪一听到陆王氏这么问,委屈的眼圈都红了,然后,一下子就扑到了陆王氏的怀里。

    “哎呦,这是哪个混账玩意儿欺负我乖宝儿了?来,跟奶奶说,奶奶去给你出气!”陆云溪这个模样,可是把陆王氏给心疼坏了。

    她的乖宝儿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呀?

    “奶奶,有的人太欺负人了。”陆云溪委屈的告状,窝在陆王氏的怀里哼哼唧唧的。

    “谁?谁欺负你了?跟奶奶说!”陆王氏听得眉头都立了起来,这就要挽袖子出门找人拼命去。

    “溪溪,是谁?”陆明磊也沉声问道。

    欺负他妹妹,这是疯了不成?

    当他不存在呀?

    他是没什么势力,但是,拼了自己的命,他也要护好自己妹妹。

    陆云溪泪汪汪的挤出来两个字:“姥姥……”

    “诶?”陆明磊呆住了,然后,茫然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娘。

    陆王氏眉头一皱,脸色难看的盯着陆张氏。

    陆张氏也是被弄得发蒙,愣了愣这才磕磕巴巴的问着:“溪溪,你、你……你姥姥不在这里,怎么欺负你的?”

    “姥姥在镇上的商行拿了活儿之后,回家不好好的干。拿着那些不合格的次品,还想让商行的掌柜的收了。”

    陆云溪窝在陆王氏的怀里气鼓鼓的控诉着:“姥姥跟大姨还说了,我是故意的刁难他们,所以,才不收他们做的活儿。”

    “我要是刁难他们的话,我就不让他们拿活儿回去做了。”

    “他们拿了活儿,不好好做,只想着从我这里坑钱。被揭穿了,还诬陷我!太过分了!”

    陆云溪气呼呼的说完,陆王氏赶忙的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好了好了,不气了。以后什么活儿都不给他们了,省得你这好心没好报。”

    “你姥姥也真是的,想钱想疯了。连自己外孙女的钱都想坑,什么玩意儿?有本事自己去外面赚钱去,在家里坑自己外孙女,算什么能耐?”

    陆王氏这话说的陆张氏的脸上一阵一阵火辣辣的烫。

    陆云溪抬头,看了自己娘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娘,你该不会是以为我说谎吧?”

    “不会的。”陆张氏飞快的摇头,“溪溪怎么会说谎呢?”

    她相信自己的女儿是肯定不会骗自己的。

    更何况,她知道自己娘是个什么人。

    那种占便宜的事情,她娘是绝对做的出来的。

    “娘知道溪溪不是那样的孩子。”陆张氏难受的说着,“这事情是你姥姥他们做的太过分了。”

    “娘,你别难过。”陆云溪赶忙的从陆王氏的怀里起身,哒哒哒的跑到了陆张氏跟前,伸出手来,拉住了陆张氏的胳膊,娇娇的晃了晃,声音软软的说道,“娘,姥姥他们要是缺钱的话,溪溪给他们就是了。”

    陆云溪这话说的,可是让陆张氏的心都要化了。

    明明自己闺女受了委屈,还要给她娘送银子,就为了让她高兴。

    有这么懂事的闺女,她怎么能不感动,怎么能不高兴?

    同样的,这么懂事的闺女,还要被她的娘欺负……陆张氏这心里,可不是个滋味了。

    “就是。”陆王氏在一旁冷哼一声,没好气的说道,“你娘要是想要银子,直说便是了。何必玩这一套?”

    “拿活儿回家去做,又不好好的干,还要强逼着掌柜的收他们的活儿。”

    “这不是要毁了溪溪跟天佑他们好不容易弄出来的旺安商行吗?”

    陆王氏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可是太严重了,陆张氏赶忙的解释起来:“娘,我娘没那个意思。她、她……就是想占点小便宜,没想着要把旺安商行给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