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寒门小福妻 > 第1166章 圆滑了
    第1166章  圆滑了

    李天成艰难的吞了吞口水:“不、不至于吧?”

    “大哥当然不会被解决掉。大哥毕竟是太子,只不过……”李天佑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但是,李天成已经懂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李天佑点了点头,同情的看着李天成。

    “谢了,兄弟。”李天成重重的拍了一下李天佑的肩膀,“幸好有你提醒,不然的话,我这个真的要惹麻烦。”

    “这不是父皇穷,主要是朝廷没钱。”

    “其实,现在朝廷也不是没钱。而是以前没钱,让父皇形成了惯性。”

    “我这就回去跟父皇说。”李天成一下子全都想通了,激动的转身就走。

    他刚到门口,门还没有打开,突然的站住。

    李天佑被他的举动给弄蒙了。

    不是都清楚了吗?

    大哥怎么还不回宫?

    “天佑,这么几句话的事情,你刚才在溪溪的院子里跟我说不就得了?干什么还要把我扯过来这边?”李天成转身,有点儿埋怨的瞅着李天佑。

    他也是要面子的。

    李天佑垂眸,无奈的说道:“大哥,你刚才那样,我怕溪溪对我有什么误会。”

    “误会?误会什么?”李天成愣住了。

    李天佑勾了勾唇角说道:“比如说,咱们李家都是这样的不要脸,溪溪长大了不想嫁给我,就麻烦了。”

    李天成:“……天佑,你才多大,你就想着娶溪溪了?”

    “大哥,你要知道,十一二岁就可以定亲了。更别说还有娃娃亲。”李天佑说的相当的坦然。

    “在其他大户人家,我这个年纪,都有身边伺候的人了。”

    “我想着娶溪溪有什么问题?”

    “你说的对。”李天成恍然大悟的点头。

    李天佑唇边染上了一点笑意:“多谢大哥体谅。”

    “咱们李家果然都是不要脸的。”李天成这句话一出口,成功的看到了李天佑脸上笑容一僵。

    痛快!

    李天成感觉心里那叫一个痛快。

    这么长时间了,他总是被天佑“吓”。

    想不到也有机会,“吓”一“吓”天佑。

    解决了心里的麻烦事,又“吓”到了天佑,李天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李天佑哼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要脸又如何?”

    只要能娶到溪溪,脸这种东西,不要就不要了。

    李天成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弟弟还说了这话,不然的话,他又要吐血了。

    他现在就是想赶快回宫,找父皇,好好的理论理论……哦,不对,是好好的把自己的解决办法说出来。

    “去天佑那边找到答案了?”

    李天成兴匆匆的回宫,见到自己父皇之后,他还没有开口,就被自己父皇一句话给噎了回来。

    李天成目瞪口呆的瞅着溍帝,呆呆的问道:“父皇,您知道?”

    “哼。”溍帝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急匆匆的出宫,除了去找天佑,还能去找谁?”

    自己两个孩子的关系很好,溍帝自然是很开心的。

    但是,天成这个不争气的,就不能自己动动脑子想一想吗?

    什么都要去找天佑!

    李天成感觉到自己父皇眼神中的嫌弃,他委屈的说道:“父皇,儿臣这不是着急嘛。”

    “既然有天佑可以商量,为什么儿臣要自己想办法?”

    “就算是国事,很多时候,父皇不还是跟大臣们一起商量的吗?”

    溍帝被李天成给说笑了:“行,你还有理由了。”

    “那说说吧,你们到底商量出来什么好办法了?”

    提到这个,李天成可是兴奋了:“父皇,关键的问题不是怎么改变上折子的人,而是改变您啊!”

    溍帝眉头一皱,没好气的呵斥道:“你的意思,这全都是朕的责任?”

    “咳……”李天成赶忙的干咳了一声。

    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不太妙的气息。

    “其实吧。有些消息,就算是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先报上来。”李天成急忙的说道。

    “具体怎么办,是派人还是怎样,就等着父皇定夺。”

    “天佑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李天成说到这个可是兴奋得不行:“天佑说了,他们让胡大夫一行人过去的时候,也不知道那边是个什么具体情况。”

    “其实,就算是去了没事。那不是更好?”

    “胡大夫他们一行人白跑了一趟,但是,天佑会给他们补偿跟奖励的。倒是不会让胡大夫他们不高兴。”

    “父皇要是也派人的话,回来给了赏赐,儿臣觉得,那些人就算是赶路吃了一些苦,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

    溍帝听完了,冷笑着:“若是什么事情都不调查清楚,就上奏,你是想累死朕?”

    “这不是紧急情况,所以,就跟平常不同。”李天成赶忙说道,“其他的问题,自然是要调查清楚。”

    “嗯,这样说还可以。”溍帝点了点头。

    “就是,父皇,咱们现在也不至于那么穷。一些赏赐还是拿的出来的。”李天成说道。

    溍帝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天成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咱们很穷?”

    李天成飞快的摆手:“儿臣是说,以前的时候,国库银子有些紧张。现在有天佑跟溪溪他们的努力,国库充盈了不少。”

    “像这种紧急情况,拿出一些银子来,还是没问题的。”

    “算你这次过关了。”溍帝的话,让李天成暗中松了一口气。

    可算是过去了。

    等到李天成离开,溍帝笑了起来:“这小子,现在是长大了,处事圆滑了。”

    “若是以往的话,他肯定会直通通的说,是朕太穷了。”

    刘福在一旁躬身笑着:“陛下,太子殿下年纪还小,性子率真呢。”

    “他性子那不叫率真,叫傻。”溍帝按了按自己的额头,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信不信,在天佑那边,他绝对是喊出来朕穷。”

    “不过,是有天佑提点,这才回来之后,改变了说法。”

    “齐王殿下性子稳重。”刘福感叹着。

    “是啊。”溍帝想到李天佑为什么小小年纪,就养成了这么个稳重的性子,他心里就针扎似的痛。

    “有天佑在,天成倒是能学到不少的东西。”

    溍帝一点都不担心天佑会越过天成去,因为他知道天佑志不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