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寒门小福妻 > 第1472章 就他敢说
    第1472章  就他敢说

    定国公微微的愣了一下。

    陛下竟然……陛下真的是太幼稚了。

    短暂的惊愕之后,定国公只感觉到好笑。

    难不成陛下以为,他这么一跪就是认输了吗?

    如今大溍这个形势,陛下已经没有办法应对了。

    现在只能是来找他,让他来安稳民心,让大溍稳定下来。

    偏偏陛下心里还憋着口气,想要用这样的手段来压他一下。

    定国公在心里无奈的轻叹,陛下,真的是让他太失望了。

    这样的举动,哪里是一国之君该有的?

    “你可知道最近京城的诸多流言?”溍帝问道。

    而且,他还没有让定国公起身。

    定国公刚刚想明白了,心里自然也不会恼火,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草民自然是听说了。”

    溍帝点头:“既然如此,你有什么看法?”

    “民心所向。”定国公干脆的回答道。

    “民心所向?”溍帝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朕做的都是糊涂事,百姓已经觉得朕不适合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陛下,恕草民大胆,草民以为,百姓们是觉得齐王殿下德不配位。”定国公嘴里说着自己大胆,但是,说出来的话,还跟他当初是定国公时一样的不客气。

    溍帝笑了,问道:“天佑在朝中担任了什么官职?”

    溍帝这话问出口,袁玉山在一旁连连点头。

    本来就是,天佑就是一个闲散王爷,有什么德不配位的?

    “陛下,这不是齐王殿下担任了什么官职,而是,太子殿下遇袭。”定国公无奈的说道,“陛下只有两位皇子,若是太子殿下有个什么闪失,那么,最后只能是齐王殿下上位。”

    “陛下,齐王殿下一直都对皇位虎视眈眈。”

    “草民怀疑,这次太子殿下的遇袭很有可能跟齐王殿下有关。”

    “这只是你的凭空猜测。”溍帝声音发冷的说道。

    溍帝越是这个反应,定国公心里越是有底。

    陛下是觉得对李天佑所有愧疚,想要补偿李天佑。

    但是,这是建立在李天佑安分的基础上。

    陛下辛苦培养太子殿下这么多年,如今被李天佑给害了,陛下对李天佑有再多的愧疚也不行了。

    这回,李天佑必死无疑。

    “陛下,草民还有证人。”定国公说道。

    “证人?”溍帝微微皱眉问道,“怎么?你还有人在天佑身边?”

    “草民没这样的本事。”定国公无奈的摇头说道,“草民当初担心齐王殿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也想过安插人手到齐王殿下身边。”

    “只可惜,齐王殿下的手段,是草民没想到的。根本就安插不了人手过去。”

    定国公现在说出来这个话,那是有十足把握的。

    他是一直都不喜欢李天佑,想要让陛下远离李天佑。

    如此一来,他先安插人手在李天佑身边,抓住李天佑的错处,那是无可厚非的。

    他这样的坦诚,反倒说明他坦荡荡。

    当初为了对付李天佑,想要安插人手,那也是为了大溍,为了陛下。

    只可惜,他没成功。

    他现在说出来,就是要告诉陛下,李天佑可不是一般人,那手段高明着呢。

    “不过,草民有证人。是弃暗投明的证人。”

    定国公话都说出来了,溍帝也就问了一句:“什么人?”

    “戎北王的公子,鄂恩镇。”定国公说道。

    “质子?”溍帝笑了,“他区区一个在大溍的质子,还能作证吗?”

    “这次戎北王做出的糊涂事,已然是想要放弃他了。他为了保命不得不跟草民和盘托出这个事情。”定国公唏嘘道,“被送到大溍来,他已经是弃子了。”

    “如今戎北王与齐王殿下联合对付太子殿下,这就是不顾鄂恩镇的性命。”

    “他决定弃暗投明了。”

    “如此,那就宣鄂恩镇入宫。”溍帝干脆的吩咐下去,随后,这才说道,“平身吧。”

    定国公这才撑着地面,慢慢的站了起来。

    他这么大的年纪了,跪了这么长时间,两条腿就跟不是他的似的。

    不过,定国公不觉得这算什么。

    只要能让陛下认清楚李天佑的真面目,他被这样对待,也值了。

    为了大溍,为了大溍的百姓,他遭点儿罪,算得了什么?

    定国公心中真满怀大义的时候,就听到溍帝开口,似笑非笑的说道:“鄂恩镇倒是有意思,朝中这么多的大臣不找,偏偏要找被贬为庶民的你。他的想法还真的是与众不同。”

    定国公微微一笑,拱手道:“可能是觉得草民为了大溍,什么都敢说吧。”

    定国公这话一出口,让袁玉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个老匹夫,真的是太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定国公这是欺负陛下脸皮博,不好意思说话吗?

    “你的意思是说,朕的满朝文武就没有一个敢说真话,全都是只会溜须拍马的酒囊饭袋了?”溍帝的话,让袁玉山心头一震,差点没笑出声来。

    陛下这回可以啊。

    怼回去了。

    太痛快了!

    就该这样。

    袁玉山在心里欢呼雀跃,也就没把要呛定国公的话给说出去。

    陛下自己亲自上阵了,他看着就行了。

    估计这么多年,陛下也是受够了某些不开眼的家伙。

    还真别说,溍帝的话,让定国公愣了愣。

    他随后又反应了上来。

    陛下这是在跟他置气呢。

    也是。

    如今李天佑做出那种事情来,陛下的脸上无光,想找个人撒撒气,也是正常的。

    算了,为了大溍,他让一让陛下也就得了。

    “陛下,草民没有这个意思。”定国公耐心的解释着,“只不过,鄂恩镇去找草民,无非是觉得草民已经被贬为庶民了,就算是再失去,也失去不了什么,大不了就是命一条。”

    “至于其他的大臣,恐怕是有所顾虑。”

    齐博康站在殿上,听着定国公的话,心里忍不住冷笑不已。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定国公还是这么的喜欢拉人下水。

    定国公在表现自己的时候,还非要打击一下朝中的大臣,说大臣们是贪生怕死之辈,不如定国公敢说话。

    为了大溍,哪怕是丢官丢命也要说。

    定国公的党羽都被罢官了,如今朝中剩下的都是陛下的人。

    不愧是定国公,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挑拨一下陛下跟这些大臣们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