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平生难负相思意 > 第三章 神秘男子
    尽管大帅不在府中,但府中还是有很多的护卫,这些护卫都是跟大帅上过战场的,退役下来后选择留在府中,以此保护大帅的家人。

    此时,一群神秘人的轰然闯入,这些护卫也是立马赶了过来,瞬间,那几个神秘人就被围了起来。

    “什么人,胆敢擅闯花府!”

    “大夏律法,斩!”

    说着,花府护卫直接拔出腰间的配剑,就要将这群人斩杀。

    “且慢,各位将士,我想我们之间也许是有些误会!我们刚刚追杀一名重犯,意外追至贵府,实在是打扰了!我们这就退去。”

    只见那几个神秘人当中一个身穿红色锦服,玄纹云袖的男子突然开口,看样子应该是个头领。

    “哦,误会?真是好大的误会啊,哼!给我斩了!”

    这次回应他的正是躺在床上的花见影,那威严的声音经不起一丝反抗。

    “喏!”

    “你们不能杀我们,我们可是魏王的人!敢动我们,你们就等着承受魏王的怒火!”那锦衣男子有些害怕,寡不敌众,直接搬出魏王来,希望能够镇住他们。

    而听到那锦衣男子话,花府的护卫有些犹豫,都朝着花见影看来,等待着她的下一步指令。

    “真是聒噪,斩了,胆敢擅闯我花家府邸,别说区区魏王,就是太子亲至,我也照斩不误!”

    “喏!”

    “不!你们不能这样......!”

    没有人再理会他们,长剑直入,不过几个呼吸,所有神秘人全部被解决。

    花见影没有再多言,护卫们自行处理了现场,房间的门再次关上。

    “他们都死了,你可以出来了。”

    然而,那男子没有搭理她,起初花见影以为他没听见,又再次叫了一声,依旧毫无动静,花见影有些不悦,我好心救你一命,你倒好还赖上了我的被子,可恶!

    “给我出来!”

    大叫一声,花见影直接掀开被褥。

    嗯?睡着了。

    只见那男子躺在花见影的脚下一动不动,轻轻将他挪开,脸色苍白,软踏踏的,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死了?

    扯下面罩,好帅啊!花见影又有些犯花痴了,但正事要紧,收起目光,悄悄的去试探他的鼻子,花见影有些心惊,甚至连探息的手都有些颤抖。

    呼!还好,气还在,看来应该是昏迷了。

    “来人!”

    很快,一个丫鬟走了进来,刚进门就看见一个男人躺在花见影的腿上,瞳孔一缩,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小姐,这…这……他…刚刚…”

    丫鬟结结巴巴,明显是误会了。

    “不要多问,帮我去叫个大夫过来。”

    “喏!”

    说完,丫鬟就出去了,没过多久,一个老头子提着药箱走了进来,看见花见影,跪了下来:

    “在下京医堂堂主金富贵,见过花小姐。”

    ……

    金富贵检查完那男子后,告诉花见影他没什么大碍,只是中了迷魂药,休息一会就好了,花见影点点头,随后拿出纸笔,写下了一个药方,让金富贵尽早弄来。

    那单子上的药都是治疗花见影的怪病的,她这个病其实并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被苏幕雪给控制住了,没有人能解,不过这一点倒是可以看出,尽管苏幕雪人心肠歹毒,但其医术还是没得说。

    下午时分,金富贵就将药送了过来,简单的熬制服用,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花见影的怪病已经悉数解除。

    今晚的夜很美,更是七夕佳节,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花见影笑了,回想起今天的点点滴滴,老天还真是待她不薄,竟让她重活一世,真是造化弄人啊!

    想了一会儿,花见影准备入睡,结果看见那男子还在自己床上,哎!竟把他给忘了,怎么还没醒,都好几个时辰过去了,心想着便去查看,不曾想——

    刚到床边,那男子竟猛然睁开双眼,就要将花见影揽入怀中,但此时的花见影可非白天的弱不禁风相比,不要忘了她的身份,京都第一天骄,在这京都可没几个对手。

    花见影快速闪躲,一个侧翻,顺势拿起了桌上的长剑,迅速拔出,架在了男子的脖子上:“你这是为何?别忘了你的命还是本姑娘救的。”

    那男子淡淡一笑,双指夹住长剑,轻轻拿开,突然神色一变,一个侧空踢,将花见影的长剑踢到了墙壁上,紧接着朝着花见影走来,说道:“姑娘武艺不错,用剑,在下怕伤了你。”

    花见影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她曾意气风发,挑战了京都所有的年轻一辈,可从未见过眼前这男子,而这男子竟然可以轻易躲过自己的剑,实力不容小觑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男子看似随口一赞,却把花见影气得不轻,什么叫怕伤到我,看不起谁呢,想着,又是一脚横踢,然而男子只是一个轻松的侧身,巧妙躲过。

    “好了好了,不打了不打了,京都第一天骄,果然名不虚传,在下苏君墨,认输了!久仰花小姐大名!”

    苏君墨像是看出了花见影生气了,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认输,顺便自报了名讳。

    “那可不行,本姑娘还未尽兴,岂是你说停就停!”

    花见影冷笑,苏君墨如此欺负她,她可咽不下这口气,更何况这是她重生以来遇到的第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怎么也得拿来练练手。

    很快房间里充斥着金属碰撞的声音,似悦耳却显得凌厉,还有一些桌椅凳子砸落,甚至还能听到杯子碎裂的声音,战斗还在持续,两人像是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花见影明显是有些不敌。

    不知过了多久,叮的一声,花见影的长剑再一次被打入了墙中,而她也是直接撞入了苏君墨的怀中,花见影一把挣脱开来,坐到床边,脸颊绯红,害羞的说道:“我输了,你也好了,赶紧走吧!”

    花见影下了逐客令,苏君墨笑了笑,看着她说道:“今日之事,多谢姑娘了,下月中秋,酉时三刻,我在京都的西月湖畔等你,到时我有礼物赠与姑娘。”

    说罢,苏君墨一个转身,没有向大门走去,而是朝着窗户快速跳过,最后潇洒离去。

    看着苏君墨离去,花见影来到窗户边看了看,人早已没了踪影,“真是不走寻常路!”

    一下子,房间又只剩下花见影一个人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今天经历的事情实在过于离谱了些,还有那个苏君墨……想到这里,花见影又是脸色一红:“啊,自己在想什么啊!”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坚硬的东西触碰到了花见影的身体,花见影有些不舒服,摸了出来,然后拿在身上,定睛一看,顿时瞳孔一缩。

    “这…这是……帝王金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管理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