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平生难负相思意 > 第四章 父亲的消息
    帝王金令,顾名思义,乃是由大夏朝天子发出,极难获得,据说,整个大夏朝也就只有三枚流传出去,而自己的父亲,作为大夏朝的第一元帅,即使为朝廷立下过赫赫战功,都不曾获得,由此可见其珍惜程度。

    并且,一旦拥有了此金令,不管你犯了多大的罪,就是把太子剁了,皇帝也都会饶你一命,不仅如此,此金令还能让你随意进出皇宫、地方巡视,拥有着滔天权势,其地位甚至能够与朝廷首辅比肩。

    可这人是谁?这么珍贵的东西为什么他会有,还会如此粗心的把它丢在这,算了!不管了,本姑娘救了你,就权当利息了,苏-君-墨,等下月中秋再还给你吧,这金令就让我先玩玩,嘿嘿!

    …………

    而此时离花府不远的一处城墙下,两个男子在说着些什么。

    “公子,那金令你就这样送给她了吗”

    其中一个身穿黑色长袍便装的男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

    另外一个男子也开口了,只有一个字,异常冷漠,如果花见影在此处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男子正是白天闯入自己房间的苏君墨。

    而此刻的苏君墨盯着花见影的房间,满目柔情,时不时地露出傻笑,这可把一旁的另一男子给愁坏了。

    “公子,那可是你用了半条命完成任务、九死一生才到陛下那换来的,就这么拱手让人,凌萧心里憋屈,为公子感到不值,这女人有什么好的!值得公子这样做。”

    “咚!”

    听到凌萧的话,苏君墨刚傻笑的脸色突然变得严厉起来,直接就是给了凌萧一个闷棍。

    “你懂什么?再说,本公子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提醒,我就觉得送给她很值得!非常值得!”

    “切,你就装吧,重色忘义!”

    “你是好久没被揍,皮痒痒了是吧!”

    “公子我错了……”

    ……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清风拂柳,阳光照进了花见影的闺阁之中,而此时的花见影正睡的香甜,其手上还紧紧地握着那枚帝王金令,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瞬间将她惊醒。

    “小姐,小姐,快醒醒,出大事了!”

    嗯?是小璃的声音,她不是跟父亲去边疆寻药去了吗?难道父亲回来了?花见影快速整理好衣着,将金令藏在枕头下面,走了出去。

    “怎么了?小璃。”

    小璃是花见影的贴身丫鬟,但她并不是夏朝人,而是父亲在征战的时候捡到的一个孤儿,与花见影一同长大,关系很是亲密。

    “小姐,对不起,我没看好大帅,让他被朝廷的人带走了。”小璃一边说一边哭,跪倒在地。

    “你先起来,怎么回事,不要急慢慢说,父亲怎么会被朝廷的人带走。”

    小璃一番诉说下,花见影也是知道了事情的大致经过,父亲在边疆为自己寻药,遇到了一群胡兵在作战,了解后才知道是太子出门历练,遭遇到了胡兵,双方发生了冲突,太子重伤昏迷不醒,这还是父亲赶到救下的太子,否则太子早死了。

    可就是这件如此简单的事情,却被有心之人利用,硬生生的被朝廷的那群臣子弹劾,颠倒黑白,说是什么父亲谋反,联合胡人诛杀太子未遂,联合众臣,将父亲抓了起来。

    “真是岂有此理,这群人是眼瞎吗?还有这个皇帝也是,简直就是个昏君!”

    花见影实在太气愤了,一拳击在房柱上,力气之大,顿时连那柱子也是颤抖了几下,没想到如今的朝廷已经腐朽的如此不成样,这么明目张胆的诬陷都看不出来。

    “小姐慎言啊,如今大帅尚在天牢之中,你这样说万一被人听到,大帅的处境可就难了。”

    小璃一把抓住花见影的手小心的说道,她是真怕被谁听到,辱骂圣上,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怕什么,小璃,随我进宫,我倒要看看这昏君到底要怎么样我父亲,我父亲这些年为了大夏朝,常年在外征战,出生入死,是怎么就谋反了?”

    说着便是拉着小璃往大门外冲去,小璃无奈,只好顺从,她可是知道这主,脾气犟得很,别说自己孤身一人,就是再来十头牛,估计都拉不回。

    大门刚开,忽地传来一阵辘辘的马车声,如雨水般滑过晶莹的汉白玉般,从远处快速传来,随即一辆四面丝绸装裹,镶金嵌宝得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的马车在花见影面前停了下来。

    紧接着车夫下车,弓着背,匍匐在地,一个身穿浅黑色锦衣上绣着蟒纹的男子踩着车夫的背走了下来,那男子实在太英俊了,眉目如画,衣冠胜雪,眸如辰星?,更重要的是其周身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贵族气息,让人无不想与之靠近。

    而当那男子走下来的那一瞬间,花见影定住了,不是被其美色吸引,而是眼前的这个男子她太熟悉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这又怎么样,他终究是负了她。

    这个男子正是当朝的三皇子君清夜,那个要了她命的男人。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晚的屈辱,背叛与欺骗,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她永远也忘不了在哪阁楼的浓烟下受尽痛楚时,却在城墙上看自己笑话的君清夜,她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饱受折磨。

    但此时还不是发作的时候,花见影努力的压制这自己心中的怒火,可他君清夜不是苏幕雪,她实在太恨他了,花见影有些克制不住了,双目已经猩红的不成模样,娇躯也在不停地颤抖着。

    但小璃明显没有注意到花见影此刻的模样,看见三皇子下马车,很是兴奋,感觉大帅的事情有转机了,立马走了过去。

    “奴婢见过三皇子殿下。”

    “起来吧,小璃最近又变美了。”三皇子看见小璃行礼,也是微微一笑,马上夸赞了一句,他们三人一起长大,关系一直很好。

    而这一刻三皇子也是注意到了花见影的不对,快步走了上去,顺势伸出手来想要拉住花见影,但却被花见影躲过了,三皇子一愣,眼神有些微变,但很快恢复如常,小声地询问花见影道:

    “影儿,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因为父亲莫名被抓,心中有些焦虑吧。”

    尽管心中怒火万千,但此刻花见影还是忍耐了下来,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救父亲出来。

    听了花见影的回答,三皇子淡淡一笑道:“影儿不用担心,令尊的事情我已派人去调查,相信要不了多久令尊就能被释放出来了。”

    “那就多谢殿下了!”花见影双手平措至左胸前,行了个万福礼表示感谢。

    而这一幕再次让三皇子愣住了,片刻后有些疑惑的说道:“影儿,你今天为何对我如此客气。”

    “没什么,我与殿下,尊卑有别,该有的礼数还是要的,抱歉,殿下,我今日身体有些不适,就先回府中休息了。”

    说完,花见影就招呼小璃回府,小璃行礼后便也跟着花见影进去了。

    “我给你传个太医,身体不舒服怎么行。”刚跨入大门,三皇子的声音再次传来。

    “多谢殿下了,不用劳烦,我休息一晚便好。”

    说完也不等三皇子回复,直接关上了大门,留下三皇子一个人站在原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管理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