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平生难负相思意 > 第六章 皇榜
    大夏皇城如巨龙盘踞,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

    而就在皇城的入口,人群熙熙攘攘,排山倒海般的聚集在一张皇榜面前,议论纷纷。

    “天呐!又涨了又涨了,黄金万两,官至五品,这赏赐真的是比以前厚重太多了,看样子,太子的伤情更重了啊!”

    “可不是嘛,听说昨日太子半夜咳血,接连召集太医医治,可所有太医看了之后,都摇摇头,表示束手无策,无法救治,为此,陛下还杀了好几批太医,那个惨不忍睹啊!”

    “唉!怎么会这样,我们的太子平常如此亲民,时常来我们百姓之家探访,给予我们帮助,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老天要如此对待我们的太子!都怪那该死的胡兵!”

    “这位兄台,你说的也不算对,据说这次太子重伤难治,是我们那天下兵马大元帅花安君有意为之!我们的太子跟那花安君好像一直有矛盾,这次太子出门历练,这才让这花安君有了可乘之机!”

    “嘘!你是想找死吗?这种胡话你也敢乱说,不怕掉脑袋啊!”

    “怕什么,我说的是实话!”

    “你!简直无可救药!”

    ……

    皇榜周围气氛很是沉重,人群中为了太子这件事议论纷纷,不停地发表自己的观点,但其声音都压的死死的,言语之间流露出极深的忌惮,可那张皇榜依旧挂在那皇城门口,别说揭皇榜,就是靠近皇榜的人都没有,十步之内,鲜有人站立。

    而在人群的不远处,花见影刚好看到这一幕,当听到太子病情又加重的时候,她心中一沉,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一旦太子突然暴毙,那父亲可就危矣了!

    想到这,花见影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哪怕救治不好太子,像那些被杀的太医一样被杀,她也要去揭下皇榜,自己的父亲不能不救,何况自己曾经也跟胡兵交手过数次,胡兵擅长用毒,自己也曾多次研究过,想必这次太子估计也是中毒了,自己前往医治也不是没有机会。

    可刚准备前去揭皇榜,就听到有人在侮辱自己的父亲,这肯定没法忍啊!父亲一心为国为民,怎会公报私仇,更何况与太子的那次冲突也不过是小事情,算不得什么私仇。

    当初太子出生,圣上很是开心,邀请父亲做他的师父,教他武艺,但也是因为这件事情,长大后的太子与父亲的观念不同,太子喜欢杀敌,觉得一切不服,杀了就是,但是父亲不一样,父亲认为,暴力不是解决事情的最好办法,要以德服人,尤其是作为君主,更要如此!

    后来太子也因为这种性格,皇位最终还是被三皇子抢了,当时他那个神情啊,那个后悔啊!他抓着花见影的手说:“本王后悔啊,后悔没有听从你父帅的话,没有以德服人,不会拉拢人心,直到今日才幡然醒悟,可为之已晚,原来朝廷的大臣早已不服本王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如今重生,三皇子想坐上那龙椅,可没那么容易,也没那种机会!

    ……

    “花仙子来了!快看快看!”

    花见影一直很美,尽管平常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非常暴力,可那种骨子里的美是无法掩饰的,所以经常被人称为仙子!

    只见人群中一个人突然激动大喊道,但花见影完全没听到般,径直朝着刚刚那个说父亲坏话的人走去。

    “花仙子真美啊!仙子仙子我在这,你看你看,她朝我走过来了!”

    “别傻了,你看她这样子,肯定是生气了啊,还是大气,刚刚那个说她父帅的人危矣咯!”

    “唉!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花见影的到来,让人群瞬间沸腾起来,刚刚还盯着皇榜的人,此时都扭过头去,看向花见影。

    而那个刚刚还趾高气昂一副不可一世说着大话的人此刻已经脸色苍白,双腿发软,其脚下甚至还出现了一些不明液体,流了满地!

    “怎么不继续说了,来,还知道什么,说,我听着!”花见影走到其身旁,双目怒斥的盯着他说道。

    “啊!花仙子,小的刚刚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被鬼蒙了心智,胡言乱语,求仙子放过小的,你让小的做牛做马都行啊!求求你,放过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八岁的儿子,一家人都要靠着我啊!”

    那男子已经跪在了地上,双手死死的抓着花见影的裙子,苦苦求饶,那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哗啦啦的往下流!

    本来还怒气慢慢的花见影一听到这话,就忍不住心一软,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母亲对自己真的很好很好,小时候什么好吃的都会留给自己,什么好玩的也都会带着自己,可是一场意外,母亲却永远的离开了自己。

    尽管重活一世,可花见影的心依旧还是那么善良,她努力的让自己的心狠下来,可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唉!罢了,你走吧!”

    那跪在地上的男子刚刚还泪流满面,此刻听到花见影的话,像是听到了人间最美丽的声音,如蒙大赦,立马站了起来,不停的道谢,然后就要快速离去。

    “等一下!”

    男子刚走没两步,花见影突然叫住了他。

    听到花见影突然又叫住自己,那男子心脏病都要发作了,胸口发闷,双腿又忍不住颤抖起来!

    “花仙子,不知……”

    “哦!也没多大事,照顾好你的母亲!”

    “一定一定!”

    说罢,那男子快速跑开,瞬间没了踪影,他怕等会花见影突然改变主意,一剑把他杀了,那可就惨了!

    而花见影看着男子走远,也没再说什么,今天来皇城最重要的事是打探太子的病情,以准备救下自己的父亲。

    听到刚刚人群的议论还有皇榜上的檄文,花见影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太子确实是中毒了。

    而就在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看的时候,甚至还有些人想上来搭话,但都被花见影冷漠的气质所胆怯,一时间所有人都是沉默不语,然而接下来的一幕瞬间让人群再次沸腾起来!

    花见影揭下了皇榜!

    “皇榜,皇榜被揭了!”

    “不愧是大夏第一仙子啊,做的事都是我们这些平民难以望其项背的!”

    “只是如今太子病重,此时进宫,一旦医不好,可如何是好!花仙子你不要冲动啊!”

    “就是就是,花仙子,三思而后行啊!”

    但花见影没有给予理会,收起了皇榜,而在皇榜旁边一个身穿红色锦衣服的禁卫军看着花见影面无表情的说道:“揭下皇榜,三日之内,需前往皇宫,救治太子,一旦成功,就能获得赏赐,如若不去,则视为欺君,后果,杀无赦!小姐,你可想好了!”

    “我已经想好了,三日之内,我定会前往宫中救治太子,多谢提醒!”

    花见影双手平措,表示感谢,然后拿着皇榜就离开了人群!

    “小璃,回家!”

    皇城外,花见影登上马车,回头看着巍峨的皇城,眼中精芒一闪:

    “父亲,等我!”

    ……

    就在花见影离去后,皇榜下也没了刚刚的热闹,而在皇榜的后面,一个男子嘴角上扬,一脸淫笑自言自语道:“这花家的千金还真是跟传闻中的一样,如此好骗啊!哈哈!皇子交给我的任务我可顺利完成了,想想那奖励,虽说差点没命,但还真是刺激啊!”

    如果花见影在此处的话,就一定能够认出来,这个男子就是刚刚那个跪地求饶辱骂父亲名声的男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管理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