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平生难负相思意 > 第七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翌日清晨,花见影收拾行李,准备前往宫中给太子治病,突然听见门外有很多脚步声在不停地靠近。

    “小璃,外面怎么回事?”

    “啊?小姐,我不知道啊!”

    小璃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一大早问她门外怎么了,这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嘛。

    “不知道不会去看吗?”花见影发现小璃是越来越胆大了,两人现在是完全没有那种主仆关系。

    “哦!”

    小璃不情愿的准备去开门查看,然而——

    轰隆!花府的大门突然被轰然撞开!

    怎么回事?

    紧接着一群红衣锦衣禁卫军走了进来并成两排,然后一个宫中太监老公公走了进来,花见影认识他,他是皇帝的贴身公公——蔡公公,他来做什么,还带着一群禁卫军?

    “不知蔡公公来我府上所为何事?”

    得知来人,花见影礼貌的问道。尽管大门被他撞开,心中气愤,但花见影也不敢胡来,毕竟这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自己不能得罪他,否则他要是在皇上面前瞎说几句,那父亲可就难了!

    听到花见影的问候,这蔡公公也是没有搭理,直接张开双手,紧接着一张金黄耀眼的圣旨被打开:

    “奉天承运!”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跪了下来,即使是一脸懵逼的花见影也是跪了下去。

    “皇帝诏曰:‘系朝大元帅花安君,不顾身份,在本朝太子外出历练,出手相助胡兵,重伤本朝太子,经查实,事情为实,其犯下反叛之罪、辱君之罪,罪行累累,故即日起,没收其府邸,明日午时将于皇城门下斩首示众,然念其功德,其子女可免去罪行,但永世不得回京!钦此!’”

    “接旨吧!”

    蔡公公收起圣旨,欲让花见影接旨,但花见影此时脑袋已经快炸了,软塌塌的倒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昨日还好好的,今日怎么突然就来圣旨,还一来就砍头,父亲——

    为何会这样啊:“公公,为什么?怎么突然就如此了,太子呢?”花见影强忍着泪水,走到蔡公公的面前,苦苦询问,她想知道,事情怎么就突然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花小姐,昨夜太子被神秘人救醒,如今已无大碍,令尊的事,就是太子亲口之言,所以尽早搬出这大帅府吧,赶紧离开京都,这京都目前对你可不太友好!”

    听到花见影的疑惑,这蔡公公也是耐心的回答。

    “知道了,多谢蔡公公!”

    “那老奴就先行告退了!”

    说罢,那蔡公公就带着禁卫军离开了府邸,花见影也是坚持不下去了,跪倒在了地上,她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姐,大帅是怎么了啊,呜呜呜~”

    小璃听到后,直接是扑到了花见影的怀里,她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事情,此时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对她来说,大帅就是她的父亲,也是她最重要的亲人,此刻听到这种消息,那必然是难受无比!

    一番难过之后,花见影知道现在不是颓废的时候,明日午时,还有一天的机会,这一天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她相信,父亲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反叛之事。

    现在的突破口依旧是太子,太子为什么要这么说,到底是被人威胁了还是其它,如今只有潜入皇宫一探究竟了!

    想到此处,花见影决定晚上再去,夜黑风高,皇宫才好进,不过,得先准备一些东西才行。

    “小璃,我出去一下,你今日好生在府中待着,哪都不要去,明日午时之前,我若没有回来,你便收拾着装,让所有侍卫仆从都回去吧,你也回我老家去,便在那里,找个心意的郎君嫁了吧!”

    花见影不知道自己今晚还能不能活着回来,所以把后事都提前交代一下。

    “啊!小姐,你要去哪,大帅不在了,你也要离开我吗?不要,小璃不要,呜呜~”

    听到花见影这么一说,小璃再次哭了出来,死死的拽住花见影的衣裙,不让她走,花见影无奈,只好出言安慰:

    “乖~小璃听话,我不走我不走,你先回房,我出去看看就回,好不好。”

    “真的吗?”

    “真的。”

    “好!”

    说完,小璃很听话的离去,花见影也快速离开了府邸,她准备弄一身夜行衣,以便晚上好行动!

    深秋帝都满是落叶的街道,鳞次栉比楼房,还有紧闭的门窗。皇城到处是矮胖的梧桐树,提供最初的宽大落叶;那年轻的银杏树,金黄的叶子是如此的美丽,还有那到处是的钻天杨树,提供清脆的落叶。最后是少见的枫树,叶子像不能遗忘的鲜血,凝结在枝头。在整个自由奔放的秋季,走到最后,在一条小街里,在遥远的过街天桥上就可以看到一个姑娘,独自站着,白衣如雪。

    花见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逛过这繁华的帝都了,此刻行走,她总会想起小时候被母亲的手牵着的时候,那个时候自己是多么的开心,可想到自己此时,父亲入狱就要问斩,母亲也早已不再,花见影的眼泪又一次忍不住落了下来。

    行走过几时,花见影看见了一家布料铺,思考片刻就走了进去。

    时间缓缓流逝,不多时,花见影从店铺中走了出来,不过此时的她手中提了一个袋子,那是一件夜行衣!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天黑,当看见一家小酒馆时,花见影想了想,决定在里面等到天黑吧!

    “小二,来壶小酒,两叠小菜!”

    “得勒!”

    在等候酒菜上桌的时候,花见影听见邻桌的几个人在谈论着什么,好像是关于父亲的事情。

    “哎!听说了吗,花安君要被处斩了,那可是天下兵马大元帅,说斩就斩,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据说这花安君叛变了,倒向了胡人!”

    “胡说八道,我们大元帅什么人,这大夏朝一半的江山都是他打下来的。”

    “估计啊,就是功高震主,这皇上就是想找个由头把他杀了。”

    “嘘!小点声,这话可不能乱说,会出人命的!”

    ……

    听着他们的议论,花见影心中很是气愤,但也有一丝欣慰,至少还有人知道父亲的好,她怕的就是那些风一吹就往哪边倒的墙头草,这样父亲就更加没有机会了!

    “客官,你的小酒还有小菜,有什么需要随时吩咐店家!”

    正在花见影听着他们的议论的时候,小二已经将酒菜端了上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子走了进来,方面大耳、膏粱纨绔,身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在其身旁还跟着两个小弟。

    这一看就是富家子弟,标准的肥胖男。

    并且,这小胖子还是花见影唯一的好朋友,京都第一贾贵王世延之子王多金,他家实在太有钱了,其产业涉及到各行各样,甚至连国库都没他家多,这天下所有人都想跟他做朋友!

    “欸,这不是我们花大天骄嘛?怎么独自一人在喝闷酒啊!”

    这小胖子,眼可真尖,花见影可是坐在酒馆的最角落,都能被他发现!

    “死胖子,小点声,找死嘛!”

    花见影无语,本来自己过来喝个酒,壮壮胆晚上好行动,被这胖子一叫,现在所有人都朝自己看来了!

    “哇!这不是花仙子吗!”

    “花仙子来喝酒了,估计是其父亲的事难过吧!”

    “你说,我此时上去安慰她,我会不会有机会,抱得美人归啊!”

    “得了吧你,自己长什么样心里没点数吗?撒泡尿照照吧!”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全都围在了花见影旁边,这王多金也是意识到自己闯祸了,走到花见影面前说:“老大,怎么办,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走呗,你个大傻子!”

    “哦!我不傻,老大你又说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管理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