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平生难负相思意 > 第十章 劫刑场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光绿叶洒在花见影的脸上时,她知道,她终归是救不了她的父亲了。

    此刻花见影脸色苍白沉痛,像寒冰一样冷酷,像岩石一样严峻,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虽然表面上只是流着泪,但是看得出她非常的难过,心如刀绞,甚至还有愧疚。

    “放心吧,令尊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苏君墨在一旁不知道如何安慰,伸出手想要拍拍花见影,却又感觉有些不妥,连忙将手收了回去,随即安慰道。

    “你不用安慰我了,父亲的情况我很清楚,今天,谢谢你。”

    这是花见影第一次跟人道谢,前身从来都是她帮助别人,唯一帮助过自己的也只有父亲,可她从来没对父亲说过一句谢谢,想到此处,花见影的泪水再一次划过脸颊,狠狠地掉落在地上。

    “这……”

    也许这也是苏君墨第一次安慰人吧,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影儿,我今日还有事,你早些回府,我改日再来看你,告辞!”

    苏君墨知道再留在这里肯定会尴尬死,所以借口离开,不过他现在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说罢,一阵清风拂过,苏君墨瞬间没了踪影。

    “嗯!等等,你刚刚叫我什么?”

    花见影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反应过来问道,但是苏君墨此时已经不知道在哪了。

    而离去的苏君墨,嘴角微微上扬,这声影儿他早就想叫了,只是一直没什么机会,今日脱口而言,心中甚是喜悦。

    无奈的花见影只好独自回到府上,一路上她都在想着苏君墨为什么要这么叫她,可在她的印象里,除了那日初见,就在没有见过他啊,影儿也只有三皇子这么叫自己,莫不是三皇子的人?

    “小姐,你怎么穿成这样?”

    看见穿着夜行衣到家的花见影,小璃满是诧异的问道。

    “没事!”

    “难道……难道小姐你是去劫狱了吗?”

    小璃捂住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花见影,眼神惊恐的说道:“小姐你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准备一下,等会我要去刑场!”

    “大帅没救出来吗?”听到花见影要去刑场,小璃又开始疑惑起来,问道。

    “小璃你今天出门没带脑子吗?劫狱,亏你想得出来,皇城大牢守卫有多森严,你难道不知道吗?”

    花见影无语,这小璃是越来越不带脑子说话了,劫狱这种事亏她想得出来。

    “那小姐你穿成这样……”小璃用手指了指花见影的衣服说道。

    “懒得跟你说,有吃的没?”

    说罢花见影不再搭理她了,径直朝着厨房走去,一夜没吃,确实有些饿了,等会还有大事要做,不吃饱怎么行!

    ……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瞬即过,当太阳照到大门东侧时,花见影知道,午时快到了。

    “小璃!”

    “小姐,我在。”

    “我要去刑场了,你便在府中待着吧,等我们回来。”房间里,花见影坐在床边看着小璃吩咐道。

    “我姐,我陪你一起去!”小璃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要让她待在家里,难道连大帅的最后一面都不让她见吗?

    花见影看着她想了想,随后说道:“那便去吧,记住,不要乱说话,等会不要靠我太近。”

    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番奇怪的话,但还是答应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今天的京都注定不平凡了,大夏朝的战神,天下兵马大元帅——花安君,因为反叛之罪,今日午时三刻要在皇城门口的刑场问斩,昭告天下!

    当花见影与小璃来到京都中心时,发现自己行走都很困难,太多人了,排山倒海般的朝着刑场赶去,花见影加快了脚步,根本不管小璃了,使劲的在人群中挤着前进。

    “小姐……”

    小璃彻底跟花见影走散了,小璃知道这肯定是小姐故意为之的,出门前小姐就这么说了,所以刚走散的时候叫了一声就没再说什么了,现在得赶紧前往刑场,见大帅!

    此时的花见影已经来到了刑场的最前面,离午时三刻还有一段时间,所以父亲暂时还没有押送过来。

    行刑官坐在断头台的最里面,桌上摆着一堆令牌,不过此时的他并不好受,因为他被百姓围住了,好多的百姓认情啊,平日里太帅很是亲民,经常帮助老百姓,在朝廷领的俸禄也大多数用来接济百姓了。

    所以此刻听到朝廷要斩大帅,众百姓肯定是不允许的,自古民愤最难平,斩大帅已经成功激起了民愤,老百姓把家里种的什么菜叶子、红薯啊、鸡蛋,全部朝着行刑官砸去,嘴里还不停地说着昏官,昏君之类的话。

    那行刑官也是惨,被这些东西丢了满身,不停地叫侍从前去抵抗,好半晌,才把人群镇压下去,那行刑官也是去换了身官服。

    不多时,突然一个侍从大喊一声:“午时已到,带罪人上场!”

    很快,花安君就被人带上了断头台,花见影看着父亲,双拳紧紧的握住,父亲受的伤好重,全身伤痕累累,体无完肤,完全看不到一块干净的皮肤,遍体鳞伤,到处是鲜血血痂,简直是千疮百孔,衣衫褴褛的模样把花见影的心使劲的摧残,痛苦难耐。

    此时的花见影双目怒斥,满眼猩红,她再也忍不住了,这些人她要统统杀了,她从来没有这么怒过,正当花见影想要冲上去的时候,花安君也看见了她,他对着花见影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摇了摇头,让花见影不要冲动!

    可看见父亲这般模样,让她如何能忍,就在此时,啪的一声,行刑官拿出了一枚令牌扔在了地上,大叫一声:“午时已到,即刻行刑!”

    听到指令,一身红装的肥胖刽子手,袒胸裸露,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喝下一口酒,噗!吐在了刀上。

    与此同时,那些百姓看到这一幕,早已镇压不住,纷纷冲上了太去,他们想要救下大帅,而那行刑官见此,不停地大叫:“给我杀,通通杀了,快行刑!”

    而听到行刑官的花见影早已无法忍受,此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事后父亲怎么说自己,自己都承受着就好,一个飞跃,再来个后空翻,两步就从台下闯上了断头台,并且一脚踢飞了刽子手里的大刀,接着又是一记侧空蝴蝶踢,将刽子手踢到一边,然后迅速朝着行刑官走去。

    自古君王不欺百姓,不杀无辜百姓,而这昏官,居然下令要杀了百姓,而且还被他杀了两人,这换谁能忍。

    花见影直接腾空而起,一个漂亮三连踢,将那行刑官放倒在地,接着一把夺过那昏官的贴身侍卫的佩剑,狠狠地插在了昏官的肚子上!

    “啊!!!”

    一生惨叫响彻天际!

    而这时,这行刑官也是认出了花见影:“你……你你是罪人之女,竟敢劫刑场,圣上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啊啊啊!”

    “哼!还有力气说话,这么嚣张吗?行,那我就让你嚣张嚣张,真当本姑娘是吃素的吗?”

    花见影用长剑不停地在这行刑官身上乱戳乱划,疼的他是哇哇大叫。

    行刑官也是瞬间明白过来,京都所有人都知道,这花见影就是个女魔头,行事肆无忌惮,简直就不是人,在这京都简直无人敢惹,自己这是找死啊,她是真的敢杀自己!于是连忙求饶:

    “花仙子,花大小姐,花郡主,下官知错了,我也是奉命行事啊,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求求你放过我!”

    但是已经没有用了,他已经成功激起了花见影的仇恨,花见影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就放过他。

    而就在花见影疯狂折磨行刑官的时候,一队禁卫军快速跑了过来,是一个将军带的队,花见影也认识他,是父亲曾经的手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管理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