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平生难负相思意 > 第十一章 白衣少年
    “郡主,还请刀下留人!”

    那将军名为张智僮,曾经为花安君手下的第一先锋,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与父亲发生争执,导致离队,自己寻求发展,如今是皇上身边禁卫军的统领,此时看见花见影要杀掉行刑官,自然要出面阻止,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可不能随意死掉。

    然而花见影此时正在气头上,压根就听不见张智僮的叫喊声,直接一刀,割下了行刑官的头颅,这一次的刑场花见影算是劫定了。

    但杀掉行刑官,也让花见影深陷重围,牢牢被禁卫军围住了,但花见影可没在意这些,完全无视,快速走到花安君面前,小手长剑轻轻一挥,花安君身上的枷锁全部被劈落。

    这个时候,小璃也是挤进了前排,看见了花安君,立马跑了上来:

    “大帅,小姐!”

    “嗯!”

    花见影嗯了一声,转身扶起父亲:“爹,我带你走!”

    花见影已经决定了,杀出重围,这个张智僮虽说武艺不错,但在自己面前还是差了点,只要把他杀了,这些个禁卫军也就不足为惧了,只是得尽快,这里临近皇宫,天子脚下,得速战速决,拖得越久对自己越是不利!

    然而就当花见影要带着花安君友的时候,花安君却摆了摆手,他不想就这样离去,摆了摆花见影的手说道:

    “小影,今天的事怕是无法善了了,为父肯定是走不了了,你带着小璃走,小璃,好好照顾你家小姐,听到了没?”

    小璃听到花安君说话,像是在嘱咐临终遗言一样,那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哗啦啦的流:“大帅,我不要走,我要跟你在一起,呜呜~”

    “小影,带她走!”

    “不,爹,从小到大,我什么都听你的,母亲的死我很愧疚,我知道你从来没有原谅过我,每次我看见你看着母亲的灵牌落泪时,我就很难受,很愧疚。

    是我,让母亲离世了,是我没有保护好母亲,是我,贪玩惹祸,导致母亲的离世,我已经对不起母亲了,我不能再这样放任你不管,原谅我,就让我任性这一次吧,以后,你怎么说我骂我打我,我都依你!”

    说罢,花见影就朝着禁卫军冲了上去,留下小璃跟花安君坐在原地。

    “唉!罢了罢了。”

    花安君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这个女儿也许真的是被自己压抑太久了,从妻子离世后的八年内两人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只见刑场上,花见影一个漂亮闪身,躲过了几支长矛的刺杀,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起地上遗落的长矛,说时迟那时快,长矛划过天际,直接洞穿两人。

    不愧为京都第一天骄,这战机抓的那是一个准,不过一刻钟的时间,禁卫军已经损失了大半,但此时的花见影也并不好过,身上也已经布满了伤痕,这张智僮实在太狡猾了,根本不与自己打,只是让禁卫军不停地拖住自己。

    “小璃,快带父亲走!”

    无奈之下花见影只好拖住禁卫军让父亲脱困,自己肯定是走不了了。然而终归是体力不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花见影便败下阵来,而小璃父亲那边,也是被禁卫军围了起来。

    “花见影,你不要再反抗了,杀了这么多禁卫军,今日就是太子亲至,你也难逃一死!”

    张智僮也是加入了战斗之中,禁卫军如果损失太重,他也会被问责,所以见花见影消耗的差不多了,果断出手,一击就将花见影擒住了。

    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被扣在地上,花见影一阵失落,父亲,对不起,女儿终究还是没有保护好你。

    不对,还有机会,花见影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枚帝王金令,这枚金令虽说只能救下一个人的性命,那便救下父亲吧,自己今日这么一闹,那该死的昏君定然不会放过自己。

    “哦!是吗?只是不知张将军是否还认识这个!”想着,花见影就迅速拿出了帝王金令,放在手中,举了起来!

    什么!!!这……这是……帝王金令!

    张智僮人傻了,她花见影不过一个小小的郡主,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一定是假的,可帝王金令又怎么会作假呢?张智僮一时也想不了那么多了,见令如见天子,就算是花见影偷来的,那也是后话了,此时自己唯一可以做的就是——

    “下官张智僮,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紧接着,所有的人,包括黎明百姓,禁卫军全部跪了下来。

    但唯独有一人没有跪拜,那便是在不远处的魏王,此时的他看见花见影手中的帝王金令,眼睛都直了,走到张智僮身边,对着花见影说道:“各位将士,莫不要被这罪女所骗了,这金令一看就是假的,如果她是真的,她为何早些不拿出来,所以一定是假冒的,各位可千万不要被骗了啊。”

    魏王高声喊道,随后又对身边的张智僮说道:“张将军,杀了这对父女,一切后果由本王承担!今天这一切你就当从未见过,死人是不会开口的。”

    “是,魏王!”

    张智僮虽然知道这魏王就是想要这帝王金令而已,但其身份摆在那里,并且也说了,一切后果由他承担,所以张智僮没有丝毫犹豫的站队,然后继续去攻击花见影。

    而这一切是花见影没想到的,想不到这魏王居然连这帝王金令都想反抗,看样子野心很大,根本没把当今皇帝放在心上啊。

    可想归想,知道了又如何,他们就是违抗皇帝的圣旨也要杀了自己,而自己一点退路都没有,怎么看都是个必死之局了。

    花见影还在反抗,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花见影已经是强弩之末,必然是坚持不了多久。

    “放她走!”

    这个时候一旁沉默不语花安君突然开口说话了。

    “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跟我的女儿没有关系,放她走,一切责任我一人承受!”

    “呵呵呵!花安君你还以为你是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元帅吗?你现在不过是个阶下囚,阶下囚懂吗?你有什么资格说话!”

    魏王笑了,武将就是武将,说话从来都不带脑子的,难怪这么容易就被利用了。

    “爹,你不用管他,也不用替女儿求情,这一切都是女儿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就没想过后退。”

    说着花见影用力爬起来,扬起长矛向前就刺,她竟然还有力气战斗。

    可是终归是到了山穷水尽之时,不过片刻,就被击倒在地,想爬起来也已经是非常困难了。

    然而就在魏王准备直接击杀花见影的时候,一支长剑划破天际,只听见嘶的一声,长剑刺破魏王的手臂,这也让拿剑的魏王手臂一疼,长剑掉落在地上。

    紧接着,就从天边传来一声长啸,是马啸声,然后越过地平线就看见一个白衣少年,儒雅风流、风度翩翩,骑着白龙马,踏破长空飞奔而来。

    “魏王真是好大的威风啊!见了帝王金令不跪也就罢了,竟还敢公然违抗陛下旨意!真是好大的胆子!”

    只见那少年从马上下来,来到刑场,指着魏王严厉的说道,语气冰冷,如寒冬的冰雪一般,冷酷无情!

    “什么人?竟敢伤本王!”

    魏王被莫名刺了一剑,心中肯定是很不爽的,堂堂魏王,皇帝的亲弟弟,在这皇城脚下,还被人弄伤,这是何等的耻辱,还敢如此羞辱自己,真是找死!

    而此时的花见影也是看见了这少年,心中翻涌不止,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当花见影看见其容颜时,心中再次泛起了阵阵涟漪,两腮也是绯红不止,完全没想到自己此刻身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有多么危险,好像整个世界她只看得见他,这也是她第一次见他穿得这么正式,这气质,这长相,堪称人间绝色。

    没错,来人正是苏君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管理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