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欲求败 > 第四十四章:受人所托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ec.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北宫清初向前踏出右脚,轻轻一跺,顿时地面震动起来,同时有大量血雾凭空出现,将众人笼罩其中。

    “北宫清初你这是何意!?”

    有一名来自武周的年轻天才开口,他的名字叫做陆子藤,是武周一名大员之子,之前受武溪瑶之邀围杀王馨儿。

    他本意是不想出手的,毕竟成阳宫也是独霸一方的世外传承,九公主或许可以不放在心上,他却是不愿得罪成阳宫的。

    但公主亲邀,他更不敢拒绝。

    如他这般处境的还有三人,都是在武周境内名气不小,背景不大的天才。

    除了他们四人外,还有公主的四名随从以及六名主动投靠九公主的散修。明面上就十五人围杀王馨儿,还有众多躲在暗处觊觎五彩古血的势力,这显然是必死之局!

    北宫清初完全无视了陆子藤,而是转头看向武溪瑶,他将右手伸出,后者方才看到有十二根红线缠绕在北宫清初手上,而红线的另一端,连接着除武溪瑶,陆子藤,以及一名矮小汉子外的其余十二人。

    “心有魍魉自忧愁,何以斩断烦恼丝?”

    十二根红线被北宫清初随意拨动,红线另一头的众人心脏狂颤,只觉得压抑在心中的贪念欲望被无限放大,即将冲破牢笼,战胜理智。

    “你做了什么?”

    “这是什么邪术?”

    十二人乱了心神,急忙想去斩断红线,却发现红线只能看到却无法触摸。他们的眼神都渐渐变得赤红疯狂起来,有人看着对方起了杀心,有人贪婪的盯着武溪瑶,有人抱头痛哭

    “是无念派的红尘丝!”

    陆子藤反应过来,急忙远离失控的十二人,护持到武溪瑶身旁。

    武溪瑶眼神凝重,恶狠狠道:“北宫清初,你确定要为了这贱人与我武周为敌?”

    北宫清初闻言,忍不住摇头笑道:“九公主言重了,这丫头招惹过本世子,本世子自然要亲自报仇,再说,你还没资格代表武周朝!”

    “你!”

    北宫清初已经走到王馨儿身前,笑眯眯道:“馨儿妹妹,我就说咱们还能再见吧?本世子这出英雄救美表演的可还行?”

    王馨儿有些搞不清楚情况,英雄救美?这家伙是来救自己的?

    看到北宫清初一脸笑容的朝自己走来,王馨儿吓得连连后退,要真落到这家伙手里,那还不如与武溪瑶决一死战!

    北宫清初显然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打击道:“想跟武溪瑶决一死战吗?你看她会答应你吗?相信我,你要是不和我走,落到她手里的下场是你无法想象的。”

    王馨儿有些动摇,在思考是不是应该信这人模狗样的家伙一回?

    北宫清初压低声音催促道:“快点做决定,我要撑不住了。”

    王馨儿一眼看去,果然发现那些红线正虚虚实实的,仿佛马上就会断开,她一咬牙下了决心。

    “我们走!”

    北宫清初朝她竖了个大拇指,能伸能缩,果然是女中豪杰!

    “贪欲既起,杀心自出!”

    十二根红线以一定频率震动,被红线撑住的十二人开始互相厮杀。

    北宫清初看着一脸阴沉的武溪瑶,大声道:“情非得已,受人所托,还望九公主见谅。”

    受人所托?

    就在武溪瑶和王馨儿都在思考北宫清初是受何人所托时,北宫清初已经自己交待了,只见他小声对着王馨儿说道:“长律兄就在前方等着你,这次他可欠我一个大人情了。”

    王馨儿一脸疑惑,武溪瑶更是气得将手中一枚玉珠捏得粉碎,显然她也听见了。北宫清初虽然故作小声,但只要有意监听,这个音量在场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远处的李凌三人更是纳闷,受人所托?世子不是刚刚才听说过王长律这个人的吗?

    趁着混乱,北宫清初已经带着王馨儿和另外两名弟子逃之夭夭。

    没了北宫清初的控制,众人也恢复了神智,正低着头不敢注视武溪瑶阴沉似水的神情。

    陆子藤硬着头皮问道:“九公主,那还追吗?”

    武溪瑶冷声道:“追?一个北宫清初就让你们如此狼狈,在加上一个王长律,追上了又能如何?”

    另一边北宫清初带着王馨儿与李凌三人会面。

    “真是王长律让你来的?”

    一路上北宫清初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悠哉悠哉的闲逛,王馨儿终究没能忍住,主动询问。

    她总感觉这件事和王长律没有关系,毕竟自己也只和对方有过一面之缘,虽然王长律夸她笛子吹得好是真事,但也仅此而已,她还不至于天真到认为对方会因此为她去得罪武周的小公主。

    而且她有种预感,北宫清初最后一句话就是故意让武溪瑶听到的。

    北宫清初也没打算隐瞒此事,直言道:“其实我都不认识什么王长律,王短律的。”

    王馨儿一脸我早就猜到的表情。

    北宫清初也懒得怼她,笑着道:“我和他认不认识并不重要,关键是他让我来救你这事是真的。”

    王馨儿这下又晕了,这世子是不是多少带点啥大病?才说完自己不认识王长律,现在又变成受王长律所托了。

    北宫清初懒得解释:“反正你给我记住就行了,人是我救的,所以你报恩得向我报,但救你这件事是王长律指示的,所以仇怨得让他来顶着,这么大个人情他也得还我。”

    王馨儿还是没搞懂这件事里的关系,但她总算是听清楚一件事了,这位世子是打算好处自己全占,黑锅却得让王长律背着。

    她无奈道:“世子今日之恩,馨儿来日必报,但那王长律恐怕没那么好糊弄。”

    北宫清初不屑道:“事情本就因他而起,他不负责谁来负责,我吗?书院弟子人人以君子自称,他王长律这个君子,想当自然最好,不想当也得给爷当!”

    当然,他心中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实在不行,把他打到当为止!

    北宫清初将王馨儿送至玉雪楼附近,成阳宫与雪楼颇有渊源,所以白苦应当会保护王馨儿。

    分别之时,王馨儿再次声明会向北宫清初报答恩情,北宫清初神神秘秘凑到她耳旁,说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报恩吧,”

    王馨儿略有犹豫,最后还是将东西取下送与北宫清初,眼中颇为不舍。

    北宫清初笑呵呵的把东西收下,同时道:“东西在我手上这件事,馨儿妹妹切记保密。不得向任何人泄露。”

    王馨儿心有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北宫清初不想和白苦碰面,于是转身离开,打算去会一会那王长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管理员稍后会校正章节内容。